β-

杂食,守序中立
喜欢写短篇,因为长篇写不出来





企鹅2360649150欢迎扩列

【秦狗】摆渡人(1)

*咳,各位好,这儿弦凄
*之前突发奇想想写摆渡人设定的秦狗
*大概设定是秦为摆渡人,将互送死后的狗安全的进入类似天堂之类的地方,但是如果在这段路上死了,那就真挂了
*结局是HE(如果写的到的话,不过就我这进度看起来十分困难orzz
*文笔渣,也许ooc,十分抱歉
*那么,没关系的话,请——


    雨落在夜晚的芝加哥上方,笼罩着这座城市。 远方的霓虹灯成为一个个色块镶嵌在雨里,能见度低的恰到好处,再加上警车鸣响的笛声,拼凑成了令人难以忘怀的夜景。

    私法制裁者艾登穿梭于这相当漂亮的雨景当中。

    大楼里不断传出的枪声,惨叫与地上惨不忍睹的尸体,经过雨水不算冲刷,宣告着明天的头条。

    在搞定一切之后。艾登掏出手机,用袖子轻轻擦去手机屏幕上的水痕。最先映入眼帘的,是自家妹妹妮琪的二十六个未接电话,他定了定神,整理了下语言,拨了过去

    「嘟——嘟」

    “哥?”对方先开的口,带着小心翼翼在试探着的语气,和微弱的雨声。

    “嗯。”艾登一如既往的冷漠,内心却因为妹妹的问候而感到一丝温暖。屏幕那边的声音有着家的舒适感,让他鼻子一酸。

    “明天是小杰生日,我希望你能来,不迟到不早退。”看似命令一样的话语流露着妮琪的期待。“Ok?”

   “嗯,我会的。”说完便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 艾登知道明天有个很重要的任务,可他就是拒绝不了他的妹妹。这也没办法,妮琪是他今生需要保护的人,他答应过她,要让她站在自己身后,以前是,现在也是。私法制裁者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想让自己清醒,他扫扫地上的灰,坐了下来,重重阖上眼睛。

    一睡不醒。

    外边的雨还在下,艾登的遐想与孤独在这雨声中无限放大,每一滴雨都是上帝的心血,他们肆意的在人间奔跑,践踏。是善,是恶,人类无法预知。

    也许梭罗说的对,城市,是一个几百万人一起孤独地生活的地方。

    艾登叫了俩车,黑色的小跑车。他喜欢黑色,正如他喜欢黑夜那样,带给他的神秘如世界上最深的海底那样深不可测。

    下楼的时候,艾登发现,他看不清尸体的脸,每一具都是,面部惊恐的感情色彩,融入这黑暗之中,难以辨认。这或许是自己太累了吧,他这样想着,出了大楼的门。

   雨水肆意的拍打在他身上,脸上,但他不在乎。也许这场雨会洗净他,褪去他的罪孽,他也希望如此。

    艾登拉开车门,他努力想去看清司机的脸,徒劳,私法制裁者放弃了,交代完目的地便坐在后桌看起了雨景。车窗外大街上空无一人与司机的神秘,他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气氛,恐惧在心底最深处生长着,艾登在心里大喊不好,便准备开门跳下车。

    天旋地转。

    车子与墙发出的巨响融入芝加哥的雨夜,让这个夜晚与往常不太一样。冰凉的触感顺着脸颊向下滑,分不清那是未干的雨水还是巨大撞击之后头上的血。艾登在头晕目眩中醒了过来,前座的司机不知去向,窗外,是陌生的城市。

    艾登艰难的从车上爬了出来,下意识的摸摸风衣的口袋,靠,艾登骂了句,手机个甩棍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不见了。周围环境之暗让他无法辩识脸上是雨水还是自己的血,他只知道周围的一切,不再是他熟悉的那些,他对之前发生的事一片空白,他甚至记不起车的车牌号。唯一有印象的,是还在下的雨。

    雨势比之前更大了,艾登已经全身湿透,他没有心情去废虚下避雨,他急切的想搞清楚这一切。

    周围陌生的环境,看得出这废旧了许多年。四处是残缺的混凝土碎片和乱插的钢筋,空气中混合着强烈的泥土的气息,艾登皱着眉,带着一身疑惑回到了车上。

    艾登再次闭上眼睛,他知道外面的一切不简单,仅此而已。车内的表早已停止走动,至于停在哪儿艾登已经没有心情去管了,这个地方给他的孤独与未知太多太多了。他也曾感到恐惧,这两样东西结合的结果是无尽的回忆深渊。她的小脸贴着车窗,兴奋的告诉他想去哪,恐怕她想去的那个地方,艾登永远也到达不了。

   「咔——」车门被拉开。

    下一秒的艾登扑了过去,把开门那人摁在了地上,手掐着他的脖子。也许是雨夜的衬托,把不知名的陌生男人压倒在身下的姿势有些色情,雨水在旁边沙沙作响,艾登不能再管那么多了。艾登身下的陌生男子先开了口,他甩了甩脸上的水,露出一个不坏好意的笑。

    “嘿,你不想知道事情的全部吗?艾登皮尔斯。”

      【tbc】

非常的,短,我都想叫他0.5orzzz
也行感情线会慢些吧x希望你们能喜欢
最后感谢你看到这里,勇士♡
【弦凄你个死画画的回去填坑】

评论(8)
热度(16)

© β- | Powered by LOFTER